萬年歷

鬼吹燈

loading ...

鬼吹燈】源于古代民間傳說的神話,說人身上的陽火就是燈,若走黑路有人喊你的名字,你一張望便被鬼吹滅了燈、招了魂。“鬼吹燈”雖屬民間迷信傳說,但現實生活中玩弄這種乘人不備而迷惑人的“鬼吹燈”小把戲、小聰明的人還是有的。同名小說《鬼吹燈》由天下霸唱所著,是一部極為經典的懸疑盜墓小說。此外,還有一款根據小說改編的同名網游。

鬼吹燈特別名詞

尸煞:上尸體身的惡鬼。

倒斗:盜墓。

倒騰:同倒斗。

元良:對盜墓同行的尊稱。

粽子:發生“尸變”的尸體。也指墓里的尸體保存的比較完好,沒有腐爛。

大粽子:身上或身邊有財寶的尸體。也指僵尸、惡鬼之類不干凈的東西。

干粽子:墓里的尸體爛得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肉粽子:尸體身上值錢的東西多。

摸金符:摸金校尉的護身符,由穿山甲的爪子做成,有辟邪的神力,是無價之寶。

換用穿山甲最鋒利的抓子,先浸溝在巂臘中七七四十九日,還要埋在龍樓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脈靈氣八百天,一寸多長,烏黑甑亮,堅硬無比,符身攜刻有“摸金”兩個古篆字,有護身之用,是正版摸金校尉的資格證件。

摸金校尉:四大盜墓行業中的一種(摸金校尉、發丘天官、搬山道人、卸嶺力士),以會看風水著稱,書中主人公就是一個摸金校尉。

龍樓寶殿:超大型古墓。

精絕古國:塔克拉瑪干沙漠中消失多年的城邦。

尸香魔芋:傳說中守護所羅門寶藏的魔鬼花,人接近會因產生幻覺從而自相殘殺。

雮塵珠:商代第三十二代君主武丁在崩塌的山峰中找到的一只染滿黃金浸的玉石眼球,又稱鳳凰膽,傳說具有神秘力量。方言指說謊或欺騙某人。 

司天魚:是搬山道人用于航海的獨門方法,由于司天魚只會把內丹球頂向東邊,從而指引方向。被成為“抬頭不見北斗星,低頭能望見司天魚。”

魁星踢斗:搬山道人的絕技之一,專用于卸去僵尸大椎。

發丘天官:又名發丘靈官,與摸金校尉相似,盜墓門派之一。

卸嶺力士:人多勢眾,亦匪亦盜,盜墓門派之一。

搬山道人:行事詭秘,盜墓門派之一,所做只為求取“丹珠”不為財物。

觀山太保:少數人組成的不為人知的盜墓門派,起源于明代

《精絕古城》

鬼吹燈》第一部第一卷《精絕古城》,可以分為前后兩個部分,前半部分截止到野人溝黑風口的地下軍(是)事要塞,主要是一個框架、平臺的搭建,并沒有什么與主線關系明確的線索。這半部是想寫成民間傳說、鄉村野談那種類型。所謂民間故事的類型,我感覺大概就是僵尸和黑驢蹄子那種深山老林里的傳說。

從考古隊進入沙漠尋找精絕古城開始,觸及到了鮮明的地理文化元素,西域沙漠、孔雀河、雙圣山、三十六國、樓蘭女尸、敦煌壁畫,提到這些元素,一股神秘的氣息撲面而來,所以在精絕古城這部分,我是將神秘感作為了故事核心,到最后精絕女王也沒露面,她算是神秘到底了。這一卷中涉及到了一些考古解謎之類的元素。

作為最初的一卷,現在來看最大的缺陷,就是有些部分寫得過于簡單和潦草了,邏輯比較松散,隨寫隨編,完全沒有考慮后面的故事如何展開;滿意的地方是描寫和敘述比較真實、生動。

看起來很真實很鄉野很神秘的風格,是我在寫第一卷的時候,最想表現的內容。

說到“真實”,就想起常被問到這樣一些問題:《鬼吹燈》寫的是不是真事?出現了那么多名詞、術語、地理、風水,不懂的人根本寫不出來,這些內容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虛構的?

首先我想說《鬼吹燈》是故事,是小說,絕不是紀實文學,也不是回憶錄,真真假假摻合在了一處,如果要區別真實與虛構,只有具體到某一個名詞或某一段情節,才分辨得出。

比如在野人溝這一部分的故事中,地點是虛構的,但作為場景的關東軍地下要塞卻是真實存在的,至今在東北內蒙古等地仍有遺址保存下來,據說當年的興安嶺大火,便是由于關東軍埋藏的彈藥庫爆炸引發。

關于名詞和術語,有必解釋一下,《鬼吹燈》中稱盜墓為“倒斗”,和稱陪葬品為“冥器”一樣,這些特殊的行業名詞是現實中確實存在的;而稱古墓中的尸體為“粽子”,則完全是我個人原創虛構的,以前從沒有這種說法。

再舉一個例子:書中描寫摸金校尉要配戴摸金符,才可以從事盜墓活動。摸金校尉這個名詞是三國時期就有的,但并沒有作為傳統行業流傳下來,僅存在了幾十年,一切關于摸金校尉的傳統行規,包括在東南角點蠟燭,以及雞鳴燈滅不摸金的鐵律,都是我個人編造虛構的,不屬事實,世界上也從來不曾有過摸金符這種東西,原型也沒有,希望讀者朋友們明覽,不要被我的故事誤導了。

類似的例子在《鬼吹燈》這部書中數不勝數,每座古墓和冒險地點的歷史背景、各種神秘動植物的原型和風水玄學、民俗地理等等,都有真有假,更多的是虛實混合,而且內容會根據故事情節的需要調整,如果要全部說明,絕不是三五天能講清楚的,在此就不多做講解了。

《龍嶺迷窟》

《鬼吹燈》第一部第二卷《龍嶺迷窟》,實際上這卷故事,分為了三個部分,一是龍嶺倒斗發現西周幽靈冢,二是摸金校尉黑水城尋寶,三是石碑店棺材鋪獻王痋術浮出水面。雖然一卷中有三個故事,但在本卷中,我主要想突出驚悚這一核心元素。也許有人說《鬼吹燈》是驚悚小說,其實我覺得完全不是,整體上和“恐怖”關系不大。如果說到驚悚,我想驚悚只是本書諸多元素之一,并非主要元素。懸念迭出的只有《龍嶺迷窟》這一卷,到處是傳統話本令人窒息的扣子,這是聳人聽聞的一卷。

寫《龍嶺迷窟》的時候,我開始考慮整體故事的構架,為了將前兩卷與后面的內容連起來,就安排了一些大篇幅的插敘,這就是鷓鴣哨拜師、納投名狀,盜南宋江古墓,然后與了塵長老,以及托馬斯神父一同前往黑水城探險的事跡。

《鬼吹燈》的副標題是“盜墓者的詭異經歷”,這就是說以摸金的事跡為主,但作為暗線,搬山道人和卸嶺力士等其余盜墓者的故事也開始逐漸出現,并且確定故事的線索將圍繞著無底鬼洞展開,所以《龍嶺迷窟》的作用類似于穿針引線。在本卷中大篇幅的插敘是為了調整思路,通過民國時期的傳說,來檢驗一下自己駕馭不同年代背景的文字能力,可以說是在摸索中前進。

在這一卷中,個人比較滿意的是燈影、槨異、懸魂梯,以及野貓、雞鳴燈滅不摸金這幾章,存在較大缺陷的則是鉆魚骨廟盜洞、西廈黑水城通天大佛寺這兩部分,因為計劃要寫到一百萬字,因此放慢了故事的節奏,另外說明一下,因為每天在起點更新,為了給網絡盜貼增加一些阻力,從這一卷開始用了不少生癖字。

《云南蟲谷》

《鬼吹燈》第一部第三卷《云南蟲谷》,寫這卷故事的時候正好是在看世界杯,印象尤其深刻,是對精力、體力、毅志品質的一次嚴峻考驗。云南獻王墓這一卷中以探險作為核心。我個人很喜歡看電影,曾經非常喜歡《深淵》和《異形》。所謂的探險,是探索加冒險,后來看到翻拍版《金剛》的預告片,有一段探險隊利用轉盤式沖鋒(搶)槍,同山谷里蜈蚣惡(占)戰的橋段,超級喜歡這種場面。老式裝備的探險隊,皮劃艇漂流、墜毀的空(君)軍飛機殘骸、幽靈般的摩爾斯信號、芝加哥打字機、千萬年不死的巨型昆蟲、吞噬萬物的尸洞效應、在自然環境惡劣的叢林和化石洞穴中披荊斬棘,于是云南蟲谷就啟動了,完全是藏寶圖式的傳統探險元素,里面加有一引起奇怪的靈異和科幻色彩,這是新舊冒險元素相互結合的一卷。

在《云南蟲谷》中,故事類型全面轉向“探險”。本卷出場人物較少,主要篇幅用于講述險惡的地形和各種詭異的陷阱。對于陳瞎子貢獻的人皮地圖,開始的時候在我腦中并沒有什么概念,覺得怎么離奇就怎么安排了,隨著寫作的推進,把這一個個謎團揭開,自己也覺得有些驚訝,最早設計的獻王墓,是一個只有在天崩時才會被人進入的古墓。還曾異想天開,有一架大型客機墜毀在摸金小隊面前,從而撞開了古墓的大們,但后來一想到還有許多朋友今后要坐飛機出門,這么寫可能不太好;加上在幽靈信號一段中,使用了抗戰時期美(mi)國援華空(君)軍的運輸機,所以最后就把天崩描述成幾十年前附毀的轟(乍)炸機了,這種情節上的重力感和命運感是我自己也無法提前預測的。

這一卷我比較滿意的部分,是對于虛構的痋術的創造,終于能自圓其說了,自己還是很佩服自己的,另外葫蘆洞、天坑深潭、霍式不死蟲、鬼信號這幾段也覺得非常滿意。

但此卷篇幅較長,存在缺陷的地方也是很多,主要是節奏控制得不是太好,最不滿意的是寫到后面忘了前邊埋的一些線索,導致脫離的時候沒有用到。

《昆侖神宮》

《鬼吹燈》第一部第四卷《昆侖神宮》充滿了神話色彩。中國地大物博,不同的地域,孕育出不同的文化與傳說。凡是中國神話必定離不開昆侖山,它是天地的脊骨、祖龍發源之地、西王母的神宮、北方妖魔的巢穴,昆侖離開了神話傳說似乎就不能稱之為昆侖了。古籍上記載著昆侖西王母的真實形象是個怪物,我個人想象可能是條大魚,曾在自然博物館中看過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魚,感覺真的像龍一樣。

這一卷的情節涉及到格薩爾王傳說。制敵寶珠的英雄大王史詩,本身就是一篇神話色彩很強烈的說唱長詩,所以在昆侖山這一篇中,揉入了許多接近神話的另類元素。風蝕湖的魚王、無量業火、乃窮神冰、大黑天擊雷山、水晶自在山、惡羅海城、災難之門,這場冒險光怪陸離如同進入了幻界。《昆侖神宮》是如同在神界中冒險的一卷,雖然神話元素眾多,但還是保持了一貫的原則,盡量向真實世界靠攏,當然不會有飛天入地、長生不死、神仙符咒那種真正的神話。

由于時間安排與合同的原因,《鬼吹燈》的第一部在《昆侖神宮》后,就算結束了,最后的結局處是在北京的北海公園,屬于完美大結局。起點中文網最后一章234章中完整收錄了全部內容,實體書更是完璧無缺,當然這個大結局只屬于第一部。

在《鬼吹燈》第一部的前四冊中,我個人最喜歡的情節,就出現在西(分開)藏,但出于篇幅的問題,那部分被收錄在了實體書云南卷的最后,是描寫胡八一參軍不久,在西(分開)藏月夜下的荒廢寺廟中,同鐵棒喇(馬)嘛惡戰狼群的一部分,其實這幾章無論如何都應該算在最后的西(分開)藏之卷里。

最不滿意的部分是這部分節奏沒控制好,導致最后進入鳳凰宮的時候已沒篇幅展開。

2007年3月,臨時決定寫《鬼吹燈》第二部,和第一部幾乎一樣,在動筆的時候,基本沒有整體的構思,只是有個大致的目標,打算在第二部中,寫兩部前傳和兩續集,并且相對第部而言是獨(力)立內容。

第一部的構架上存在許多遺漏,我希望在寫第二部故事的同時,也能夠對第一部做些補充,當時并無把握,但最后的效果來看,還是比較滿意的。

《黃皮子墳》

如果按照我最初的計劃,還是要在《鬼吹燈》第二部的四冊中,描寫四種不同的重點元素,這所以要寫前傳,主要是想活絡一下思路和文字,使自己不會因過于僵化的時間線索失去耐心。

《黃皮子墳》是年代背景非常強烈的一卷,核心元素是關于黃鼠狼的種種詭異傳說,和非人生物的墓穴和棺槨,以及東北地區特有的江湖體系,都是我非常感興趣的元素。但由于年代背景比較特殊,許多詞語和內容難免要受限制,不同于思想活躍的八十年代,這一時期的主人公尚不成熟,但滿腔的熱情卻是什么困難都擋不住的。

我曾在海拉爾和大連,參觀過日軍侵華戰爭時期的遺址,包括焚尸爐、監獄、歐洲風格的醫院和研究所等建筑,對其印象深刻,所以將故事的背景設置在其中。在這一卷中,我覺得寫得比較滿意的,是對于黃皮子讀心術和焚化間的描寫,以及老羊皮死后被雷火擊中的詭異事件,很有沉重感,單就實物來講,覺得怪湯這一段很離奇又很真實。比較大的缺陷在于有些很有意思的東西忘了寫進去,人熊那部分也處理得太草率了。

《南海歸墟》

作為第一部故事的延續,在前邊幾卷中,對于摸金倒斗的描寫,使我覺得中國傳統行業中,有許多風險很大的職業,風險性最高的,當屬在海中采珠的疍民。南海采珠的疍民原型出自廣西北海地區,秦漢時期就已有龍戶和獺家赴水采珠屠蚌,但是似乎很少有人來寫他們的故事。

所以在這一卷中,海中采珠和這一行業的傳說是重點元素。有觀點認為,燦爛輝煌一時的瑪雅文化,是中國西周時期渡海的先民所建,因為兩者相似之處極多,射日神話更是華夏文明中十分重要的內容。

曾想把海底的神箭,描寫成一種真正的巨型兵器,迷失在歸墟這片混沌之海內的摸金校尉和蛋民們,最終開動了震驚百時的神箭,射破了頭頂的大海,從而逃出生天,可后來寫的時候,把這個構思給忘了,但借助過龍兵這一海上的真實奇觀逃生,也是十分驚心動魄的冒險。

關于用裝填了石灰的西瓜殺死水中惡魚,并依靠司天魚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上航行,這些事情并非是我虛構的。以前在中國南方,確實存在著。對于本卷中我比較滿意的,是對海島上的黑市描寫,有一些關于海難的橋段也覺得不錯,例如乾坤一跳等等;感到最不滿意的是海柳底艙中海匪的尸體,這段粗糙了,應該有很大發揮的余地。珠母海里的事情也應該展開來寫,但每卷書的篇幅和字數也是一個很難克服的限制,情節和內容既不能多,也不能少,在沒有整體大綱的情況下,很難控制,業余和專業的水平可能就在于此了。

《怒晴湘西》

在這一卷時,我的工作時間非常寬松,時間多了相對就會寫得比較從容,所以單從文字上來講,我覺得《怒晴湘西》是八卷中最精致的一卷,因為關于現代題材的限制越來越多,所以決定把前傳倒回民國時期,放開手腳狠狠開挖。

以前我曾圖著順口,隨意編了發丘摸金、搬山、卸嶺這三大體系,隨著故事情節的不斷展開,就逐漸勾勒出了這些行業的來歷、掌故、傳說、手法,因為以前幾本都以望風水盜墓為主,導致許多人,甚至連跟風寫所謂盜墓小說的人,都只知道看風水找龍脈,卻不知民間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盜墓方式。

所以在這一卷中,把望字訣以外的盜墓手段作為核心。我覺得民國傳說式的故事,一要有說書的語感、二是要有俠盜般的人物,再加上各種黑話切口,充滿了歷史民間故事的色彩,才會有趣。以前寫黑水城一段,是試探性的,沒敢往大處寫,但有了以前的經驗,寫起來自然駕輕就熟,其中編了一套全新的概念性暗語,也就是山經,包括常勝山和月亮門等體系,完全是虛構的。

另外本卷也創造了幾個記錄,一是出場人物多,以前擔心控制能力,沒敢同時寫過雙主角和大批配角輪番上陣。但寫了這么多也不可能一點進步都沒有,這一卷的人物調動和背景描述已經能得心應手了,而且情節上對第一部做了很好的補充,也貫穿了第二部的四卷,超出了最初的計劃,這是令我很高興的。

再說一下地理背景,湘西的故事被寫入文學作品中的,可以說是多如牛毛,但巫蠱、趕尸、落洞一類的事情,聽得多了,就不會再有新意,我個人也很不喜歡,所以在《怒晴湘西》中,寫了瓶山的各種傳說,爭取與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區別開來。

并且在這一卷里,出現了一些全新的器械,例如蜈蚣掛山梯和穿山穴陵甲;再比如,陳瞎子使用的聽風聽雷之術,還有以敏銳的嗅覺聞土辨藏,都是民間流傳的盜墓手段,可以算是戲我自己發明的幾大盜墓體系,進行了很好的總結,這是最滿意的地方。另外個人感覺寫得比較好的兩個橋段,一是群雞大戰古墓蜈蚣,另一處是之前卸嶺群盜誤入水銀發動的機關城。

比較不滿意的地方有三處,一是花靈和老洋人沒什么戲份就掛職了;二是鷓鴣哨同六翅蜈蚣落入無量殿,這一節描寫得比較混亂;三是發現丹房的橋段比較平。

《巫峽棺山》

作為全書的最后一卷,《巫峽棺山》這一卷的任務比較重,最要命的是字數,根據合同約定的字數來算,第二卷的前三冊,第一冊少了三萬字左右,只好都加到最后一卷中,所以本卷是超長篇,足足多了半本書,但即使是這樣,最后一卷的篇幅也顯得不夠用。

在計劃中作為全書主線的四枚銅符,象征著通過不同形式存在于天地間的四種生命狀態,想每部引出一符,但那樣一來,就需要至少五冊,只好簡化了一些情節。

另外也打算在這一卷中,把《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成為殘書的真實原因,以及摸金符上代主人的故事做出交代。《鬼吹燈》全書起于《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殘卷,最后也將終于《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當年被毀的往事,除了地仙村探險的內容,最后一卷中還包括了這些情節。

除此之外,還在本卷中說明了,為什么只剩下三枚古符,以及發丘印在明代被毀的歷史,故事的地點發生在長江三峽附近,地理背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棺材山,情節發展上的轉折很大。

長江三峽長七百余里,兩岸連著無數山闕,層巒疊嶂,這里自古就是神秘的巴蜀文化與巫楚文化交匯的區域,神話故事和民間傳說數不勝數,其中多少有一些上古歷史的投影;兵書寶劍、千年棧道、峭壁懸棺……給后世留下了無數想象空間。

作為通篇貫穿的主要線索——《觀山指迷賦》,是一段類似于民謠的口訣,包括《觀山掘藏錄》,本來都是我另一部作品中的原創內容,因為2007年的寫作計劃改變,臨時變為了《鬼吹燈》第二部,所以都被用在了本書中,另外一部書就此取消,以后也不會再以任何方式出現。

本卷中我最滿意的地方有三處,一是金絲雨燕搭建的無影仙橋;二是觀山神筆,畫地為門;三是烏羊王古墓鬼音指迷。另外,關于黑豬開河的傳說,以及棺山盜骨圖的來歷,算是靈機一動的神來之筆。在虛構的故事情節中,融入許多大家都知道的傳說,比如天河鵲橋相會、神筆馬良,還有古畫《群賊盜墓圖》,這些或真或假的傳說,都在《巫峽棺山》中以全新的角度進行了解構。

缺陷是由于最后一卷中要表現的內容太多太集中,不免有些地方沒有深入展開,顯得倉促了,結局并不能說是圓滿的,畢竟多鈴終于死亡。與我初期一味喜歡不可思議事件的態度不同,對于用了兩年時間寫就的超長篇作品來講,平淡樸實才是真。在最后的六章里,我主要想闡述一下《鬼吹燈》全書的理念,“鬼帽子”這三章,是說不能迷信風水,“天人一體”的概念是在心而不在地;最后“物極必反”的三章,則是說明摸金校尉保身求生之道。

最后再說一下我的作品《鬼吹燈》兩部八冊,始自《精絕古城》,終于《巫峽棺山》,按我的想法還可以再寫八本,但是,新的計劃已經醞釀成熟,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所以已經沒有再往下寫《鬼吹燈》的計劃了,這部書到此為止。

歪歪網絡 聯系QQ:188-222-111
杀号定胆四川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