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歷
朱德 朱德 彭德懷 彭德懷 林彪 林彪 劉伯承 劉伯承 賀龍 賀龍 陳毅 陳毅 羅榮桓 羅榮桓 徐向前 徐向前 聶榮臻 聶榮臻 葉劍英 葉劍英
十大元帥,指1955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的10位軍事家。他們分別是: 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
  1955年9月2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通過
1955年毛主席為羅榮桓授勛
了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的決議。1955年9月27日下午5時,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授元帥軍銜及授予勛章典禮,毛澤東主席頒發命令狀,授予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10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并授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上著名的“十大元帥”由此確立。
注釋
   1、1955年9月27日舉行元帥授勛儀式時,林彪因為生病,劉伯承葉劍英因為工作繁忙而未能到場。也有說法稱因林彪資歷淺而居第三位,恐遭人忌,因此缺席元帥授勛儀式。
   2、林彪叛逃后,十大元帥排序出現問題。大部分黨史把林彪的排序定為最后一位。即列舉其余九帥后再加上一句,還有林彪。后經改正,恢復正常排名。
   3、原本元帥授銜名單上還有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三位同志,但因為毛澤東主動辭去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元帥軍銜,主張轉業軍人不授軍銜,于是他們也不被授予軍銜。但有一人例外即陳毅元帥,時已脫離軍隊,但十大元帥應有新四軍的代表,而粟裕資歷較淺又堅決辭帥不做,因此圈定陳毅為十大元帥之一。
羅榮桓:英年早逝的第一位元帥
   羅榮桓,湖南衡東人。抗日戰爭時期,羅榮桓在山東敵后,因操勞過度,經常便血,有時出血量很大。1943年3月,中央準備讓他擔任山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羅榮桓要求休養半年,沒有獲批準。他繼續尿血,得不到確診。新四軍代軍長陳毅得知后,建議羅榮桓到新四軍治病。新四軍有位奧地利的泌尿科專家羅生特,醫術高明。經八路軍總部和中央軍委批準,羅榮桓于4月出發,5月28日到達新四軍總部。經羅生特全面檢查,發現羅榮桓的兩腎都有病變。因為沒有X光機,不能確診,只能采取保守治療。羅榮桓對夫人林月琴說:我要訂一個五年計劃,爭取再活五年,打敗日寇,死也瞑目了。
   1963年12月16日,羅榮桓逝世。當晚,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主持會議。會前,毛澤東提議大家起立為羅榮桓默哀。幾天后,毛澤東寫成七律《吊羅榮桓同志》,這是毛澤東唯一的悼念元帥詩。12月19日,毛澤東、劉少奇、朱德、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北京醫院,向覆蓋著中國共產黨黨旗的羅榮桓的遺體告別。12月21日,首都各界6萬多人來到勞動人民文化宮吊唁。12月22日上午9時,劉少奇、朱德、鄧小平、林彪等吊唁,并輪流守靈。10時,人民大會堂舉行公祭大會,國家主席劉少奇主祭,朱德、鄧小平、林彪陪祭。總書記鄧小平致悼詞,稱羅榮桓是解放軍的杰出領導人之一,對中國人民解放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公祭結束,林彪與鄧小平等護送羅榮桓的骨灰到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后來,羅家兒女將父母的骨灰合葬在八寶山革命公墓一區。
賀龍:“文革”中去世的第一位元帥
   “文化大革命”初期,賀龍在元帥中最先受到沖擊。1966年12月28日,賀龍最后一次參加中央政治局會議。年底,體育系統的造反派搗亂,周恩來建議賀龍到中央辦公廳管理的新六所暫住。這時解放軍政治學院的造反派要揪斗賀龍,賀龍的夫人薛明三次向周恩來告急后,夫婦倆躲進中南海。周恩來正在人民大會堂開會,叫他們留在西花廳,暫不要回家。但很快,周恩來也保不住賀龍了,1967年1月20日凌晨,賀龍被關進西山。
   1968年3月26日,賀龍病倒,腦缺血失語,住院幾天后出院。1969年6月9日早晨,賀龍再次被送進醫院,六小時后去世。專案組6月11日的報告稱:經多方全力搶救無效而死。沒有哀樂,沒有花圈,沒有黨旗,只有一條白床單。夫人薛明和子女賀捷生、賀鵬飛、賀曉明不知道賀龍的骨灰存放何處。專案組以王玉的名字將賀龍悄悄火化。
   1971年5月17日,專案組寫出賀龍“罪行”的審查報告,提出“開除黨籍、軍籍”,定為“黨內軍內通敵分子”、“篡軍反黨分子”。“九一三”事件后,這個結論不了了之。1973年12月21日,八大軍區司令員調動,毛澤東在軍委常委擴大會上說要為賀龍平反。1974年9月4日,毛澤東問,賀龍恢復名譽搞好了沒有?不要核對材料了。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25號文件,為賀龍恢復名譽,但仍寫有審查是必要的。
   1982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為賀龍同志徹底平反的決定》,高度評價了賀龍的一生,推翻對賀龍的一切不實之詞,并為所有受賀龍案株連的人徹底平反。
林彪:死在異國的元帥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林彪被戴上接班人的帽子,并寫進黨章。但好景不長,1971年9月13日零時32分,在山海關機場,林彪登上三叉戟飛機。三叉戟強行起飛后,空軍司令員吳法憲請示要不要攔截,毛澤東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9月13日凌晨,林彪乘坐的三叉戟墜毀在蒙古境內溫都爾汗的荒漠上。當時到墜機現場的中國駐蒙古大使并不知道九具尸體中有林彪。因為天熱,蒙古方面就地掩埋。后來,蘇聯兩次派人到墜機現場,挖出林彪和葉群的頭骨,帶回蘇聯。
   2001年,北京電視臺拍《蒙古紀行》的電視片,專門到溫都爾汗。他們的吉普車辛辛苦苦轉了幾十圈,就是找不到地方。天快黑了,有兩個騎摩托車的當地人路過,這才把他們帶到墜機現場。30年過去了,從來沒有人掃墓,本來不大的墓堆早被風雨蕩平。大塊的飛機殘骸已經散失,唯一與別處不一樣的就是地面有很多白色碎片,不知道是不是當年飛機大火燒后的結晶。
陳毅:毛澤東親臨吊唁的元帥
   1972年1月2日下午,李先念來看陳毅。陳毅費力地睜開眼睛,說謝謝你,老同志了……這天深夜,周恩來接到醫生報告,陳毅神志非常清醒,似回光返照。周恩來立即從人民大會堂趕來與陳毅長談。1月3日,陳毅陷入昏迷。1月4日下午,葉劍英剛離去,陳毅醒了,問葉帥來了沒有,很快又昏迷過去。經醫生搶救,恢復自主呼吸,認出守在床邊的夫人和四個孩子。女兒姍姍握住爸爸的手,貼在爸爸嘴邊,聽他說“……一直向前……戰勝敵人……”這是陳毅留給家人的最后遺言。1月6日16時20分,葉劍英聞訊趕來,淚流滿面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上面抄著毛澤東為“二月逆流”平反的一段話。張茜叫姍姍趕快念,姍姍說,爸爸如果你聽得到,就閉一閉眼睛。陳毅立即閉了閉眼睛。葉劍英和張茜幾乎同時讓念第二遍。而這時陳毅的眼睛雖然還睜著,卻沒有反應了。1972年1月6日23時55分,陳毅逝世。
   雙目失明的劉伯承極為悲痛,被人攙到醫院,人還沒進門,哭聲先沖進去了。劉伯承用手代眼,從陳毅的面部摸到胸部,不停地說,陳老總啊,我劉瞎子離不開你這根“拐杖”喲,在場者無不失聲痛哭。
   陳毅追悼會定于1月10日下午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而黨和國家領導人逝世都是在勞動人民文化宮或市內的嘉興寺,在八寶山舉行中央領導人的追悼會,還是第一次。本來安排李德生主持追悼會,周恩來出席,葉劍英致600字的悼詞。人員定在500人,政治局委員不一定出席。許多要求參加追悼會的民主人士包括宋慶齡等都被婉拒。
   1月8日,毛澤東在陳毅追悼會的文件上畫圈兒,將悼詞中“有功有過”畫掉。1月10日13時30分,毛澤東突然要調車,他連睡衣也沒更換,穿上大衣就去八寶山參加陳毅的追悼會。
   1972年1月11日,全國各大報紙在頭版頭條刊登了毛澤東參加陳毅追悼會的消息和照片。《人民日報》還刊登了世界各國領導人和友好人士的唁電和唁函。
彭德懷:廬山會議后飽受痛苦的元帥
   1974年元旦,彭德懷說這是最后一年了。此時他已經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專案組這才允許親屬探視。彭德懷說我癱了,可我的案子還沒有搞清楚呀!我死后,把我的骨灰送回老家,埋在地下,上面種上果樹,骨灰可作肥料。
   1974年9月,彭德懷病危,左側肢體癱瘓,右下肢浮腫,小便失禁,舌頭發硬,說話不清。他最后對專案組說,我一生犯有很多錯誤,但我不搞陰謀詭計,在這一點上我是清白的。已經審查我八年了,現在還沒有結論。11月29日14時50分,深度昏迷兩個多月的彭德懷突然臉露紅暈,隨之口鼻出血,呼吸停止,心臟停止跳動,這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專案組給中央的報告是:受審人員彭德懷因患直腸癌,經治療無效病死。彭德懷批注過的62本書也一起被火化。申請火化表上寫著王奎,住址301,與死亡人是父女關系。骨灰盒是用沒上油漆的粗木板做的,存放在成都市東郊火葬場,代號273。上面貼一張紙條:王川,男,32歲。
   周恩來指示,要精心保管彭德懷的骨灰盒,不準換盒,以備查找。1978年12月22日,彭德懷的骨灰被專機接到北京。到首都機場上空時已經是萬家燈火,根據中央軍委辦公廳的指示,載有彭德懷骨灰的專機在北京上空繞飛一周。
   1978年12月,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根據陳云的意見,審查和糾正了對彭德懷所作的錯誤結論。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為彭德懷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彭德懷的遺像下是他的骨灰盒,上面覆蓋著中國共產黨黨旗。鄧小平代表黨中央致悼詞,稱彭德懷是我們黨的優秀黨員,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這個全面、公正的評價,為彭德懷恢復了名譽。
   經黨中央決定,彭德懷的骨灰盒被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
   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說廬山會議后期,毛澤東同志錯誤地發動了對彭德懷同志的批判,進而在全黨錯誤地開展了“反右傾”斗爭。八屆八中全會關于所謂“彭德懷等反黨集團”的決議是完全錯誤的。
   1981年12月,彭德懷在監獄寫的交代材料以《彭德懷自述》為名出版,引起巨大反響,發行近300萬冊,成為新中國成立后革命回憶錄中的暢銷書。
朱德:德高望重的元帥
   1976年6月21日,朱德到人民大會堂會見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弗雷澤。本來他的身體就不好,醫生勸他不要去,朱德吃了藥,堅持要去。沒想到會見因故推遲,朱德在冷氣房間等了近一個小時,感冒了。6月23日病情加重,6月25日醫生會診,建議立即住院。6月26日朱德住進北京醫院。他與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作了最后一次談話,說還是要抓生產。哪有社會主義不抓生產的道理呢?朱德向醫生提出下午要接受外國駐華使館遞交國書。醫生堅決阻止,直到秘書告訴他外事部門已另作安排,他才放下心來。
   朱德的病情發展很快,7月1日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并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癥,連說話都十分困難,醫生要他絕對安靜。但朱德一大早便把秘書叫去,說今天報紙發表七一社論了吧?拿來讀讀。還提出要聽文件,秘書含淚躲開,朱德斷斷續續地低聲說,我還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生命垂危之際,朱德囑夫人康克清把2萬余元存款交了黨費。7月2日,朱德的病情更加嚴重,長時間說不出話來。
   7月6日15時1分,朱德在北京醫院逝世。送靈那天,從北京醫院出口到八寶山的馬路兩側,擠滿了戴黑紗白花的群眾。朱德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一室,骨灰盒編號101。
   作為元帥之首,朱德從未拿過元帥工資。軍隊九大元帥(除林彪外)的傳記,只有朱德的由中央文獻研究室撰寫,而別的元帥傳記都由軍隊編寫。
劉伯承:第一位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元帥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中央軍委戰略小組被撤銷,劉伯承沒有了工作。
   1972年劉伯承雙目失明,長期住在醫院。1973年他喪失思維能力,1975年喪失生活自理能力。
   1986年10月7日17時40分,劉伯承與世長辭。10月14日,告別儀式在總后勤部禮堂前廳舉行。鄧小平率全家最先來到,流淚向劉伯承的遺像三鞠躬。聶榮臻臂戴黑紗,坐著輪椅來了,淚流滿面。他多次看望病中的劉伯承,現在再也見不到了。徐向前揮筆寫了一首詩:日暮噩耗遍京城,淚雨瀟瀟天地傾。垂首山川思梁棟,舉目九天覓帥星。淵淵韜略成國粹,昭昭青史記殊榮。涂就七言染素絹,十萬軍帳哭劉公。
   10月16日,劉伯承追悼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鄧小平主持,胡耀邦致悼詞。
   劉伯承夫人汪榮華給黨中央寫信,要求按劉伯承的遺囑,把他的骨灰撒向他戰斗過的地方。10月21日,劉伯承的長子太行、四女兒雁翎、幼子太遲手捧著父親的骨灰盒,從飛機上將骨灰撒向太行山、淮海大地、南京、重慶,以及他的老家開縣趙家場。
葉劍英:“為花欣作落泥紅”的元帥
   1983年11月19日,葉劍英突發心肌梗死,經搶救好轉。
   由于病情反復,葉劍英在軍事科學院二號院的家中臥床兩年半。1984年4月19日,他得了腦血栓、肺炎、腹瀉,多次出現高燒,呼吸困難。7月仍高燒不止,呼吸困難,出現黃疸和腹水。7月16日、7月27日,中共中央發出22、23號文件,向全黨通報葉劍英的病情。專家妙手回春,葉劍英的病情再次好轉。10月16日,中共中央發布葉劍英的第三次病情通報。
   1986年10月13日,葉劍英昏迷,體溫上升,呼吸急促,心律、血壓都不正常。各種搶救措施都用上,仍沒有什么效果。10月21日,病情進一步惡化。10月22日1時16分,心電圖機上的波峰消失,成了一條直線。
   10月22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在中央召開的紀念長征勝利50周年大會上,宣布了這個噩耗。各地組織悼念活動,國際上也引起巨大反響,許多國家的領導人發來唁電唁函,世界各大通訊社紛紛報道,稱葉劍英是一位大戰略家,在中國現代史上起過關鍵性的作用。
   10月29日,首都天安門、新華門、外交部等下半旗志哀。人民大會堂舉行追悼會,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首都各界人士5000余人參加。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修改悼詞,并親自主持追悼會。胡耀邦致悼詞,高度評價了葉劍英的一生,特別是在中國革命歷史轉折關頭的重大貢獻。
   追悼會后,中央領導和家屬護送靈車到八寶山火化。葉劍英的遺愿是回到50多年前在他和張太雷等領導的廣州起義中犧牲的戰友身邊。10月31日,專機將葉劍英的骨灰送往廣州,暫時安放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海內外十余萬人前往吊唁。
   1987年10月22日,是葉劍英逝世一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在廣州紅花崗烈士陵園舉行葉劍英巨幅雕像和骨灰安放儀式。雕像座下端是鄧小平題寫的“葉劍英”三個大字。臥碑上刻有100多字的碑文,概括了葉劍英“為花欣作落泥紅”的一生。
徐向前:一向很低調的元帥
   抗結核藥物嚴重損害了徐向前的肝臟,造成亞急性肝壞死,多臟器衰竭。雖經醫院全力搶救,終無力回天。1990年9月21日4時21分,徐向前的心臟停止跳動。當天,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布訃告,高度評價了徐向前的一生。唁電從全國四面八方飛來,七個大軍區黨委分別致電中央軍委。海豐、大別山、大巴山、河西走廊、太行山等老區人民也紛紛發來唁電。10月24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登新華社《億萬軍民沉痛悼念徐帥》和《徐帥病重期間諄諄寄語全黨》的新聞稿。10月18日,天安門、新華門、外交部下半旗志哀。在301醫院小禮堂,解放軍儀仗隊的禮兵持槍肅立。徐向前的遺體安臥在鮮花翠柏中,覆蓋著中國共產黨黨旗,橫幅上寫著“沉痛悼念徐向前元帥”。黨和國家領導人向徐向前作最后的告別,并向守靈的親屬表示慰問。八名禮兵抬著靈柩緩緩送上靈車。當晚,中央電視臺播放了徐向前生平的電視片《光輝的業績》。
   遵照徐向前的遺囑,中央軍委指示,11月1日至10日,中央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總參管理局的工作人員陪同徐向前的親屬乘專機飛往徐向前生前戰斗過的地方,撒放骨灰。
   徐向前的骨灰盒和遺像安放在他的故鄉五臺縣烈士陵園。
聶榮臻:最后去世的長壽元帥
   1992年5月14日上午10時,聶榮臻聽《人民日報》、《參考消息》,下午仍聽文件。晚上,他看電視新聞,休息片刻,又看動物錄像片。看到一半時,工作人員關了,他同意剩下部分明天看。大家圍著聶榮臻聊天,說到菜價貴,聶榮臻說,這可是個大問題,中國人吃肉少,吃菜多,政府要多想些辦法,多搞些暖棚嘛。大家說,北京和各大城市都在按中央指示搞菜籃子工程。聶榮臻點頭,還想說什么,醫生進來請聶榮臻休息。已經是21時多了,護士給他洗臉洗腳。聶榮臻問他的軍事文選怎么樣了,秘書說解放軍出版社講,今年建軍節一定出版,請您放心。聶榮臻說,那好。隨后對家人說,你們也休息吧,我這里沒有什么事了。
   平時聶榮臻入睡不久,大家可以聽見鼾聲,今天卻沒有。正好這天301醫院副院長汪石堅和幾位專家都在,十多分鐘后發現聶榮臻的室性心律嚴重紊亂,極度心衰,趕快進行搶救。1992年5月14日22時43分,聶榮臻心臟停止跳動,他的臉上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
   按聶榮臻的遺囑,他的部分骨灰被撒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的一棵檜柏樹下,樹旁豎立一塊漢白玉石碑,正面刻著聶榮臻80歲時的詩句“喜松柏之氣概,念四化之早成”。背面刻著“聶榮臻骨灰撒放處”。他的另一部分骨灰被安葬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的烈士陵園,周圍栽滿了沙漠特有的胡楊。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是聶榮臻親自選定的,現在已經發展成航天城了。
歪歪網絡 聯系QQ:188-222-111
杀号定胆四川快乐12